不理性的決定(下)

跟我不一樣的是,指導教授,早早就開始看房子了。

在她的眼中,房子除了是傳統的安定感、安全感之外,也是一種投資。

她不能忍受房租像是投入水裡的石頭一樣,撲通一聲,再也沒有浮上水面。

買了自己的房子,就算房價折舊或是下跌到幾乎沒有價值,至少,還有一棟記載著自己名字的水泥建築物。

她常常說,「我們沒有自己的家」。我說,「我們不過是沒有自己的房子,我們仍然有自己的家」。

Direction (by PipperL)
指點一下方向吧。

閱讀更多不理性的決定(下)

Happy Ending

隨著年紀愈來愈長,我在看書看小說、在看電影追影集、在聽故事的時候,Ending,或者說是 Happy Ending的重要性,變得愈來愈不那麼重要,愈來愈不那麼神聖了。

王子和公主的愛情故事,並不是終結在「從此,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那一個點上。所以看到 “Definitely, Maybe / 愛情三選一” 的結局,我不但沒有鬆了一口氣,反而暗暗地替他們擔起心來。

但是就某一個層面來說,故事還是結束了, Ending 還是 Happy 的。只是,這故事不是一個要離婚的男子找到真愛/第二春的故事,而是一個父親跟女兒回顧過往的一夜的結束。

而所謂的擔心,反映了對於現實的不滿和不信任。經歷的事情愈多,愈知道世事很難找到一個所謂的 Ending,通常有逗點就偷笑了。有勇氣的人會善用分號,跳脫目前的情境或泥沼,然後再另一個適當的時機,再用另一個分號回來;禪意的人則愛用…… (聒噪的人則會用括號補充不必要的事物)

然而,真的碰到句點,尤其是段落的句點,那種句點之後的空虛,有時是寂寞到讓人害怕的。

再說,人生這麼公平,那麼理想美好的Happy Ending 加句點,那會這麼容易遇到??

所以會開始轉換心情,要嘛用問號質疑,要嘛忽略標點段落,著眼於字裡行間,享受所謂的「過程」,騎車不是為了目的地,而是為了旅程撲在臉上冷冷的春風;旅行不是為了從甲點到乙地那種「出發 — 終點」,而是那種「甲點 — 乙地 — 甲點」繞圈式的跳脫與解放。

In the middle (by PipperL)

閱讀更多Happy Ending

與員工共患難的公司

經濟不景氣的時候,公司總會用一些口號,例如要員工「與公司共患難」。那麼,什麼樣的公司,才叫做「與員工共患難」呢?

冬日暖陽 (by PipperL)

站在員工的立場,最不想要發生的事,第一應該就是被裁員吧;再來應該是減薪,不管是直接的減薪還是間接的無薪假;最後則是福利的縮減,例如尾牙、績效獎金、有的沒有的補助等等。

所以從員工的立場看回來,一個為員工著想的公司,應該要從對於員工衝擊最小的措施開始做起。

閱讀更多與員工共患難的公司

工作週年慶感言

市場傳言,工作之後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真的,當我醒覺的時候,我已經錯過工作滿週年的慶祝日了。

然後,由於當下沒有把「過期」的感覺寫下,一眨眼又過了一個月,終於,我決定來寫寫這工作滿週年的心得了。

之前寫過一篇《試用期滿》,說的是新人在試用期應該給自己的目標。現在,滿週年的半生不熟的我,回顧這一年,似乎又多了一些體會,如果要用一句話來說的話,那就是:變動,是不變的常態。

不景氣真言 (by PipperL)

閱讀更多工作週年慶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