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覺

想起十年前第一天進公司,特地買了個公事包,結果十年來用了沒超過十次。十年後,珍惜的事物變了,衡量人生的準則也變了,目標、也更多元了些。

筆記

一直以來,我都有作筆記的習慣。當年,進公司的時候,我挑了一本萬用手冊,前半段,是依據GTD的原則自己設計的 daily planner、自己印、自己裁、自己打孔;後半段,則是不以日期為index,而是以專案分類的supplemental material。

會社生活五週年

早上七點。

我躺在床上,眼睛還是睜不太開。小幸福要出門了,她倚在門邊跟我說 bye bye~ 再加一個 Kiss bye~

聽著大門關上的聲音,我還是提起了力氣,翻了身,起床,搖搖晃晃到了客廳,就著早晨的微光,瞇瞇眼,拿著夾子,把烤箱裡的吐司一片片夾了出來,放在餐桌上。然後打開冰箱,翻出一瓶剩下一點點的豆漿,轉身倒進我放在備餐台上的杯子裡。

只有半杯。

好吧,將就。 我拿起杯子,放進一旁的微波爐,解凍,三分鐘,這樣應該可以了。

總給我黎巴嫩的感覺

還是昏昏沈沈的,我回到客廳,窗外的光線雖弱,但對我而言仍太剌眼了些。從東方直接穿透進客廳的陽光,把客廳的沙發照得閃亮亮的,我躲在陰影裡,看著窗外遠方的山、蓋到一半的大樓、馬路、被陽光染黃的天空,不知道為什麼,從第一眼見到這景色的時候,我就想到黎巴嫩貝魯特,但是卻說不上來是哪部電影裡的哪個景。

每次這個時間從窗外看出去,我都有這個感覺。

閱讀更多

加班

上個星期,我開始有點瘋狂的加班生活,每天待到辦公室最後一個,努力地釋放著腎上腺素。

幸運的是,事情好像有了進展。

也因為這樣,回家之後,不是匆匆地找些東西來填肚子,就是發覺已經過了十二點,當天份的 365 還沒有拍。

上週一休假,從週二到週四,三天,現在回顧那時拍下的照片,有一種回想當年當兵生活的趣味。

Instant noodles (by PipperL)

閱讀更多

封關

本週,是年前最後一週的工作週,也是「軍心渙散」的一週。

準備提早返鄉的同事請假了,
準備年後離職的同事開始歡送了,
就連忙到不行的同事,也開始找個安全的停靠站點,把手的工作告一段落。

Love (by PipperL)

感冒的我,請了一天假,吃了指導教授熬的愛心粥和醫生開的藥,睡了大半天,體力也恢復大半。

然後在隔天上班短短的八小時內,把過去兩天份的工作一起做完,下班。

再隔天,也就是今天,再整理出年前最後一份報告,開完一個例行的會議,交出報告,收拾東西,關上電腦,

離開會社。

閱讀更多

壓垮部落格現狀的稻草

「有時候,所謂的轉捩點,不過是一連串微小事件後的加總與相互作用後的結果,然而人們所看到的,卻往往只是最後的那根稻草。」

可能是工作後的生活太過千篇一律,可能是前陣子時間精力都花在工作上,也可能是看得多反而吐出來的少,也可能是傳說中微網誌的140字讓部落格長文鋪陳失去了動力,我的部落格,愈寫愈沒力,愈寫愈不知道要寫什麼。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