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政變後的血洗大屠殺

昨天的「清場」(我寧願誇張地說是血洗) ,造成278人死亡,1400多人受傷之後,我覺得事態的走向,已經走向陰影的那一面,不管未來是親穆爾西,還是反穆爾西的一方,想要善罷甘休,都已經變得更不可能了。政爭變成血仇,埃及的這場政變,本來可以是一個好的案例,未來恐怕會成為很不好很不好的那種案例。

土耳其的鎮壓仍在持續 (二)

轉眼間,繼上次那一篇「土耳其的鎮壓仍在持續」後,又過了快兩週。

這兩週裡,想到的時候,我還是會 Google 一下各大新聞社的新聞,上 GlobalVoiceonline 看一下有沒有新的報導 (有,但數量不多),到 Eser Karadağ 的Flickr 去看看,順便到幾個之前因為此事件而關注的 blog 去看看。

1106 學生抗議集遊法靜坐

電視上,還在報導著民進黨指責馬英九不該把跟陳雲林的會面提前,還在報導著馬英九指責民進黨該為流血衝突負起最大的責任。

而昨天在行政院前,在稍後的自由廣場,有一群學生採取著和平的靜坐,抗議。

抗議什麼? 他們不是抗議陳雲林的到來,不是抗議馬英九、國民黨、民進黨等。

他們譴責、他們抗議的是暴力,來自國家機器的暴力

閱讀更多1106 學生抗議集遊法靜坐

我不再說這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

從前有個有關民主的笑話,是關於 A 國人民和 B 國人民的。

A 國人民說:「我們很民主,我們可以公開批評我們的總統」
B 國人民說:「我們也很民主,因為我們也可以公開批評你們的總統」

結果昨日,看到自認為很民主的 A 國,卻不讓人民公開表達對於 B 國來使的意見。

這就是過去 A 國人民自豪的民主喔?
這就是過去 A 國人民認為 B 國人民缺乏的民主喔?

如果說,那只是少數人民的聲音….或者是雜音,
為了營造出「和諧」的景象 (和諧這兩個字總是讓我想到網路長城),
所以只好動用優勢警力強力維安,避免任何可能破壞和諧的事物、聲音、或是景象……

閱讀更多我不再說這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