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婚

週一,一如往常,買自助餐便當。今天有孩子喜愛的豬耳朵,多夾了一道菜,155元,比平常還便宜,應該是因為豬耳朵不算是主菜吧。
路過手搖杯,想給自己一個藉口買一杯。可是風大天冷,說是消暑清涼好像說不過去;如果是甜暖奶膩的話,又好像對不起圓圓的肚子。還在發呆,已經騎過了手搖杯店。
等紅燈時,望著天上快轉的雲發呆,能夠早點下班,卻不知道要幹嘛,算不算是一種悲哀?

跟著小幸福跳律動

那個中午,天氣蠻熱,我們躲在一個有冷氣的交誼廳,等著午餐。大人們拿出水果,喝著飲料,小幸福則是脫了鞋子,在沙發上爬來爬去,更嚷嚷著要當老師,要帶著我們作動作。「我做一次,你們跟著我做。」她很認真地說。

哪來的賞櫻熱潮?

本來想趁二二八假期去看看櫻花的,沒想到天冷加下雨,櫻花被打得亂七八糟。這下雨四天根本沒辦法出去「踏踏青」,要是到了櫻花林恐怕也是滿腳泥,索性窩在各大賣場裡,一方面溫度適宜,一方面還可以給餓肚子的冰箱添點食糧。不過有這個想法的人顯然不只有我,賣場的停車場大爆滿,要停個車還得等上20分鐘,都快比得上週年慶的百貨公司停車場了。

說到櫻花,是我的錯覺嗎? 今年台灣好像特別瘋櫻花。還記得以前的時候,說到櫻花,比較有印象的就是日本的賞櫻季,有的朋友會在初春時節,斗斗訂好機票,抓緊時間,來個假日日本賞櫻之旅。而我對於賞櫻這件事,也只僅於櫻花樹下,一堆人就著桌巾(請原諒我貧乏的想像力),喝著清酒,欣賞著漫天落下的櫻花雨。

而在台灣,也不是沒有看到櫻花。只是看到的時候,自己就當作是看到一株美麗的樹,會想親近,會想合照,但是完全沒有自己正在賞櫻的覺悟,也沒有特別去某個地方賞櫻的衝動。

IMG_4394
在阿里山上看到的櫻花。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