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社生活五週年

早上七點。

我躺在床上,眼睛還是睜不太開。小幸福要出門了,她倚在門邊跟我說 bye bye~ 再加一個 Kiss bye~

聽著大門關上的聲音,我還是提起了力氣,翻了身,起床,搖搖晃晃到了客廳,就著早晨的微光,瞇瞇眼,拿著夾子,把烤箱裡的吐司一片片夾了出來,放在餐桌上。然後打開冰箱,翻出一瓶剩下一點點的豆漿,轉身倒進我放在備餐台上的杯子裡。

只有半杯。

好吧,將就。 我拿起杯子,放進一旁的微波爐,解凍,三分鐘,這樣應該可以了。

總給我黎巴嫩的感覺

還是昏昏沈沈的,我回到客廳,窗外的光線雖弱,但對我而言仍太剌眼了些。從東方直接穿透進客廳的陽光,把客廳的沙發照得閃亮亮的,我躲在陰影裡,看著窗外遠方的山、蓋到一半的大樓、馬路、被陽光染黃的天空,不知道為什麼,從第一眼見到這景色的時候,我就想到黎巴嫩貝魯特,但是卻說不上來是哪部電影裡的哪個景。

每次這個時間從窗外看出去,我都有這個感覺。

閱讀更多會社生活五週年

閃開.讓專業的來

一旦你換個高度想事情,決定就不同了。吃大餐是這樣、中科要不要也是這樣、某某產業該不該救該不該發展也是這樣。

家裡的電燈壞了,曾經被說是水電工的我,爬上爬下,試了新燈泡,找不到啟動器,搞了半天,不亮就是不亮。
正牌的水電工來了,把牆上的開關換了,好了。不到五分鐘。

買了一年的冰箱,聲音變大了。板上有同型冰箱的網友提到,可能是底座不夠平,試了幾次,調整底座的高度讓其變得更平,無效。
正牌的維修師傅來了,換了個風扇,說同型的冰箱都有這個問題。現在服服貼貼安安靜靜。

IKEA (by PipperL)

閱讀更多閃開.讓專業的來

Happy Ending

隨著年紀愈來愈長,我在看書看小說、在看電影追影集、在聽故事的時候,Ending,或者說是 Happy Ending的重要性,變得愈來愈不那麼重要,愈來愈不那麼神聖了。

王子和公主的愛情故事,並不是終結在「從此,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那一個點上。所以看到 “Definitely, Maybe / 愛情三選一” 的結局,我不但沒有鬆了一口氣,反而暗暗地替他們擔起心來。

但是就某一個層面來說,故事還是結束了, Ending 還是 Happy 的。只是,這故事不是一個要離婚的男子找到真愛/第二春的故事,而是一個父親跟女兒回顧過往的一夜的結束。

而所謂的擔心,反映了對於現實的不滿和不信任。經歷的事情愈多,愈知道世事很難找到一個所謂的 Ending,通常有逗點就偷笑了。有勇氣的人會善用分號,跳脫目前的情境或泥沼,然後再另一個適當的時機,再用另一個分號回來;禪意的人則愛用…… (聒噪的人則會用括號補充不必要的事物)

然而,真的碰到句點,尤其是段落的句點,那種句點之後的空虛,有時是寂寞到讓人害怕的。

再說,人生這麼公平,那麼理想美好的Happy Ending 加句點,那會這麼容易遇到??

所以會開始轉換心情,要嘛用問號質疑,要嘛忽略標點段落,著眼於字裡行間,享受所謂的「過程」,騎車不是為了目的地,而是為了旅程撲在臉上冷冷的春風;旅行不是為了從甲點到乙地那種「出發 — 終點」,而是那種「甲點 — 乙地 — 甲點」繞圈式的跳脫與解放。

In the middle (by PipperL)

閱讀更多Happy 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