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輯思維2016跨年演講 隨手心得

我們要做的只是付出較高的成本、以及信任。Google過去提供的是針對某一個關鍵字提供全世界的相關資訊;未來要想辦法只回應一個(或兩個)結果 — 而且正好要是你心裡頭的那一個。回顧 Google Now,這不是從2016開始的,表示Google早就開始注意到這點了。只是藉著AI、語音、Echo,「幫你作決定」這一年一年不斷地進化著。

努力,讓人愉快

今天看到 @Afaye 的推,點開看了一下下,就像把封了不知道多久的箱子打開,發現「哇! 原來這東西當年我放在這邊啊!」
整個當初的回憶一口氣都回來了:

Softbank 這一系列的「白戶家」廣告,其實很久就看過了,沒看過的可以從這裡或是這裡看一下介紹。

當年我最早看的,是第82集「溫泉旅行」,可愛設定加上無俚頭的劇情,真是可愛的小品。
不過後來當年我也沒有好好追下去,看了幾集之後就沒有再追新的集數…..

今天看了這號稱「日本史上最長廣告」,而且還「只在冷門下午播出一次」的 Softbank 年終廣告,讓我想上來寫這一篇的,反而不是前面依舊無俚頭的一家人 (還上太空咧!),而是後半段那幾乎毫不相關的一封信:

閱讀更多

迎接「黑暗年代」到來的方式

看了朱學恆的《 民國一百年:黑暗時代。》,其實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對我而言,不過就是世代之間的羨慕和憂慮。每隔一陣子,就會在三五好友吃喝解悶時,作為哀怨吐吐苦水的話題之一。羨慕一下那些「前輩」現在擁有的成就和財富,感嘆一下自己即使再努力個幾百年,也沒有機會卡到他們現在的位子。這些話題,非常適合一群男人,尤其是有家有老婆有小孩有鄰居的男人,或是還在學校努力,卻已背負著沈重期望的男人們。

一直到看了櫻櫻陽子的《民國一百年,真的是黑暗時代的序曲嗎?》,那種週六下午閒來無事,四處翻閱文章,卻一個字都不想寫的放空,才突然清晰起來。前幾天才因為類似的事情勸了朋友一場,效果如何我不知道,但在那場對話之後,回想起來,我到底要說服的,是他,還是我自己呢?

吐吐苦水,楚囚相對,其實沒有什麼不好,談到最後往往不了了之,反正最主要的情緒宣洩已經達到目的,大家回到各自的崗位上,繼續把現況歸咎給這個時代,往好處想,還可以達到「安定」的功能。是不是真的提出了「解答」,相對之下好像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萬綠叢中
萬綠叢中

閱讀更多

加班

上個星期,我開始有點瘋狂的加班生活,每天待到辦公室最後一個,努力地釋放著腎上腺素。

幸運的是,事情好像有了進展。

也因為這樣,回家之後,不是匆匆地找些東西來填肚子,就是發覺已經過了十二點,當天份的 365 還沒有拍。

上週一休假,從週二到週四,三天,現在回顧那時拍下的照片,有一種回想當年當兵生活的趣味。

Instant noodles (by PipperL)

閱讀更多

黑天鵝效應初試

身為一個科學的信徒,在閱讀黑天鵝效應時,首先就是檢驗裡頭的邏輯,看看裡頭的邏輯是不是言過其實,拿特例當常例 (畢竟,黑天鵝本身就是特例)。話說掃過一次裡頭所提到的幾個謬誤,包括確認謬誤 (Confirmation fallacy)、敘事謬誤 (narrative fallacy)、沈默證據的謬誤 (silent evidence fallacy)、戲局謬誤 (ludic fallacy)等,大體上我還真的接受了作者的論述,接受了自己平常認知了解中所不足的部份,並且嘗試開始在生活中、規劃、思考裡加入作者所倡議的黑天鵝思維。避免 (未來的)黑天鵝事件對我而言不再那麼重要,減少到時發生的衝擊才是王道。

Cross road (by PipperL)

接著,我開始回顧檢視前陣子所接收到的資訊,然後看看能不能從裡頭找到一些思考的謬誤。第一個被我拿出來看的,就是前陣子剛看完的厚黑學

閱讀更多

充電、厚黑與話術

被會社調去上了五天的課程,從早上八點到晚上十點,一連五天。

課程的內容,著重的是工作上一些輔助上的技巧和管理領導方式 (當然對有些人的業務而言是「主要」而不是輔助)。

其中有堂課,著重的是情境演練,講師會一直出狀況題,然後各組討論處理方式,最後再比較各組方式跟老師的答案。這些情境跟狀況,大多是在辦公室裡會碰到的工作業務相處、進度管控、情緒管理、辦公室人際關係等。更有趣的是,這些狀況題並不是獨立的,也就是說,如果一開始的處理方式不夠好,後面還會冒出要讓人善後的狀況。

正好,前陣子把白話厚黑學翻過一遍,索性來試試用厚黑學作答會怎樣。

Chair (by PipperL)

閱讀更多

初次交手

傳聞中,在我們team 進場之前,這個跨部門的專案進度會議裡,某個部門的頭兒是不會出現的。在其他人的口中,他是個要求很多、要求很趕、作風兇狠的人 — 不管是對自己家的,還是對別人家的都一樣。

在會社的這些日子以來,我已經體認到,這種人,在組織裡有其存在的價值。在他下面工作的人,必須有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心裡準備,跟他打交道的人,則要小心別一不注意變成餵養他的食物,要知道,有些動物餓了可是連同類都不客氣地吞食入腹的。

這次的專案進度會議,進行到一半,某個部門的人、同時也是該部門在此專案的project manager突然丟了幾個問題出來,還直掃向我而來。奇怪,這東西我也不是掛 owner,報告的人也不是我,怎麼會掃到我這兒來呢? 才回答沒幾句,一個陌生的聲音突然插進來,轉頭一看,原來是那傳說中的魔王頭兒竟然出席了,我坐在前面所以沒發現。

閱讀更多

從言論自由反思戰地日記

花了點時間看了 Portnoy  的《獨立特派員與部落客宣言》,把裡頭的錄影通通看完了。正好最近開始思考戰地日記裡所寫出來的一些東西,該不該寫? 寫出來恰不恰當? 這是我想要讓人看到的東西嗎? 這是讀者想要看到的東西嗎? 這是有用的東西嗎? 趁著這個機會,小小整理一下。

Exhibition (by PipperL)

閱讀更多

面試的小小心得

可能是我面試的都是學生,所以沒有碰到臥虎藏龍之士……..

接著上回的劇情,我從履歷裡挑了幾個來面試。因為是實習生的關係,所以挑的都是在學的學生。一般來說,從在國外唸大學/研究所的學生履歷寫的通常比較積極進取,再加上有的學校對我這種沒出過國的真的很有名 (像是南加大啦、UCLA 啦、UCB啦),所以一開始我想找這種人來面試。一方面看看他們是不是如履歷寫的神通廣大,小小年紀上過刀山下過油鍋,另一方面也想讓不同的思考和作風為小隊帶來新的剌激。

只不過,現在才五月,這些學生都還遠在地球的另一邊為期末考奮鬥著,面試? 那得花上一番功夫才行。

我把注意力轉向國內,準備找一些人來面試。面試前,人都還沒見到,就要先在履歷上被比較一番,東挑西選,挑出來的,排好優先順序,打電話約時間,再找良辰吉時過來面試。我把他們的資料印出,分成一軍、二軍跟練習生。然後開始打電話約時間。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