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tag

親子

萬聖節的幾段碎念

雖然大人不趕流行,不過在新竹市這兩年積極對親子政策和相關活動著力的大勢之下,社區附近也以萬聖節的名義辦了晚會。

閃燈練習筆記 (五)

當第二支閃燈到手,我可以用遙控的方式控制閃燈時,很快地,孩子就愛上這個擺在一旁,會突然發亮的物體了。

當孩子拿到閃燈的時候,會怎麼玩呢?

[2Y] 小平安生日快樂

本來這一篇的標題是「不要幹嘛不方便」,可是「驚覺」小平安生日到了,「趕緊」臨時去買了個蛋糕回來,蛋糕還是姐姐挑的,你現在知道當豬養的老二多可憐了吧。生日沒人記得,連蛋糕都是姐姐挑、蠟燭姐姐吹,小平安跟在旁邊吃個幾口…..

小幸福看古裝劇

我個人是覺得不全然是正向的改變,但是以目前的狀況,孩子似乎也不一樣要照著我們大人硬是規劃好的路線走,變成我們硬是想像的那個樣子。

因為所以地下道

他口中的地下道,其實就是地下停車場的入口。一個斜坡、一大扇鐵捲門、一個簡單燈號,紅燈、綠燈,就構成一個簡單的地下停車場入口。這種在都市非常常見,尤其是在大樓區常見的設施,竟然成了小平安痴迷的所在。

今日三則小推,記四歲女童被殺案。

回到家,指導教授打開電視,宣洩而出的恨意從這不大的小框框裡奔流出來,滿溢了客廳的每一個角落。指導教授說,這社會的不滿需要一個出口。這我同意。

邊帶小孩邊上班的實作測試

我不太確定身為立法委員是哪一個(法案設計師還是服務業),但以我自己親身的經驗而言,能夠一邊帶小孩一邊把事情做好真的不容易。而我也相信余宛如那個要修正立法院議場規則的提案,重點不在於一個女性或男性立法委員或是助理會是工作人員把小孩帶進所謂「神聖」的國會殿堂,重點在示範這樣子的可能性以及帶來一定程度的對話與討論。我相信後者在這個提議見報的同時,就已經達成一半的目標了。

[5Y1M] 誰是最後一個說話的人

晚上要帶小平安睡覺,全家都得集合到臥室躺在床上,把外頭的燈通通都關了,讓小平安自己確認大家都要睡了,他才會心甘情願地睡覺。
一家四口擠在一張床上,指導教授小聲地跟小幸福講著吃飯時間花太久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