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政變後的血洗大屠殺

昨天的「清場」(我寧願誇張地說是血洗) ,造成278人死亡,1400多人受傷之後,我覺得事態的走向,已經走向陰影的那一面,不管未來是親穆爾西,還是反穆爾西的一方,想要善罷甘休,都已經變得更不可能了。政爭變成血仇,埃及的這場政變,本來可以是一個好的案例,未來恐怕會成為很不好很不好的那種案例。

土耳其的鎮壓仍在持續 (二)

轉眼間,繼上次那一篇「土耳其的鎮壓仍在持續」後,又過了快兩週。

這兩週裡,想到的時候,我還是會 Google 一下各大新聞社的新聞,上 GlobalVoiceonline 看一下有沒有新的報導 (有,但數量不多),到 Eser Karadağ 的Flickr 去看看,順便到幾個之前因為此事件而關注的 blog 去看看。

309 台北廢核遊行半日紀錄

本來這是個我自己要參加的遊行,搞到最後全家出動。

一開始,我打算自己上台北一趟。後來,指導教授跟我說,她 3/9 當天早上有約診,沒辦法照顧小幸福。所以要的話,我得自己帶小幸福跑一趟台北。

想一想,沒什麼大不了的,自己帶著小幸福出去玩一天,這種事情我幹過不只一次了,只要事先跟小幸福溝通好,小心一點,還是很ok的。

週五,指導教授又跟我說,她跟醫生改約其他時間了。所以……我們全家就一起上台北了。

從言論自由反思戰地日記

花了點時間看了 Portnoy  的《獨立特派員與部落客宣言》,把裡頭的錄影通通看完了。正好最近開始思考戰地日記裡所寫出來的一些東西,該不該寫? 寫出來恰不恰當? 這是我想要讓人看到的東西嗎? 這是讀者想要看到的東西嗎? 這是有用的東西嗎? 趁著這個機會,小小整理一下。

Exhibition (by PipperL)

閱讀更多從言論自由反思戰地日記

我不再說這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

從前有個有關民主的笑話,是關於 A 國人民和 B 國人民的。

A 國人民說:「我們很民主,我們可以公開批評我們的總統」
B 國人民說:「我們也很民主,因為我們也可以公開批評你們的總統」

結果昨日,看到自認為很民主的 A 國,卻不讓人民公開表達對於 B 國來使的意見。

這就是過去 A 國人民自豪的民主喔?
這就是過去 A 國人民認為 B 國人民缺乏的民主喔?

如果說,那只是少數人民的聲音….或者是雜音,
為了營造出「和諧」的景象 (和諧這兩個字總是讓我想到網路長城),
所以只好動用優勢警力強力維安,避免任何可能破壞和諧的事物、聲音、或是景象……

閱讀更多我不再說這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