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看屋到驗屋

在指導教授的強力推動之下,看中的屋子,很快到進展到議價的階段。這段時間,我都放任教授她去談,跟誰談,怎麼談,談多少,她會定期把「戰況」回報給我。而我,只是給了她一個數字,告訴她,不夠的,就由她自己想辦法了。

議價,就我所知,好像還是傳統的「good cop, bad cop」,她扮演的是好警察,很有誠意的想要買房子,我扮演的是壞警察,挑三撿四的,還只肯開出較低的價位。不過我這個壞警察,只出現在教授的口中,從頭到尾,我都沒有出現過。我這個被塑造出來的壞警察,只是拿來議價的籌碼和手段而已。

但賣方也不是省油的燈,一樣玩起了好警察壞警察策略,對口的男主人當好警察,躲在幕後的女主人當壞警察。跟我們一樣的,是壞警察一直在幕後,她的所作所為所想要所要求的,都是男主人轉述的。從頭到尾,這傳說中的女主人,也沒有出現過。

每次我一想到這情景,就不禁失笑。大家明明都知道對方在玩這技倆,卻還是裝作不知情地繼續玩下去…….

Home (by PipperL)
在這房價不透明的年代,黑暗中的明燈,也許就是網路了。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