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 2012 年的方式

好快! 又一年過去了!!

上頭這句話,好像是百年不變,用來感嘆光陰似水的範本台詞。

此時的我,正坐在書房裡,一個字一 個字地隨意著讓沒有思緒的腦袋帶著手指頭讓螢幕試著填滿字;一道門的背後,是指導教授正在一本又一本地說著故事 — 在陪小幸福吃飯的時候。而我,在陪小幸福吃飯的時候,就—- 只會吃飯。沒有電視,沒有故事書,只有我跟小幸福的眼神交會。

Happy New Year 2013

這就是我 跟指導教授倆個人的教育型態,有許多的不同,但經過了兩年的磨合和不斷的溝通、爭吵、試探、調整,兩個人都慢慢找到了自己生活的空間和存在 —- 小幸福也是。她學會了爸爸和媽媽的不同,有許多這個家裡共同的標準,是爸爸和媽媽約定好的,但也有不少爸爸媽媽不同的標準。這個年紀的她,已經會開始利用 這些不同之處,找尋對自己最有利的機會和場合。

小幸福第一年那 些悲慘的日子彷彿離我們離得很遠,那些睡不好、哭不停、聽不懂、吵不停的日子變了黑白照片一般,訴說著曾經的奉獻和驕傲,就像當過兵的男孩一樣,「我挺過 來了!!」,那些苦痛的記憶轉變成了值得訴說的美好,把自己當年說得很苦,再拍拍對方的肩膀說,沒關係,你會挺過來的。

第二年的小幸福,剩下甜美。那種多了一個情人,會賴著你說故事、玩玩具、用崇拜的眼神望著你畫出一個太陽、用細嫩的娃娃音纏著要騎在你的身上、你的肩上,和你的頭上~~~
2012,我享受了許許多多和小幸福和家人的美好時光 — 當然,這跟 2011 年一樣,換來的是其他方面的空白成績單。

閱讀更多告別 2012 年的方式

告別 2011 年的方式

好快! 2011 是一個既充實,又空白的一年。

說充實,是因為過去一年來,指導教授和我為了小幸福人仰馬翻,小嬰兒的成長實在太快,每一個時期都有不一樣的變化,和應對的方式。新手父母如我們,才被小幸福「教會」一項新技能 (例如把握半夢半醒的黃金時間餵奶),又得再學另外一項新的。

「很 Sensitive」的 1M、到用哭對話的 2M (天啊現在看她2M 的光頭照片真是 ….)、到開始建立規律的3M 、到開始會笑,會表達喜歡不喜歡,會抬頭的 4M,再到第一次帶她出門的手忙腳亂 (5M)完全只要媽媽會翻身會吃副食品的 6M、會撐起身甚至坐起來的 7M會爬會扶站的 8M有樣學樣自我意識卻超強的9M才一個月卻又變成天使型寶寶的 10M、開始咿咿啊啊發聲的11M、和開始學走路的12M。就像是參加七天六夜的挑戰營一樣,每天學新東西,有新題目要面對,忙到半夜才睡,早上起來又是新的挑戰,得一直撐到第六天晚上,才驚覺到:啊,已經是最後一夜了。

啊,已經是2011年最後一夜了。

閱讀更多告別 2011 年的方式

文青不屑衝殺週年慶

當我看到董爺這篇時,我正在百貨公司週年慶裡浴血奮戰著 (身為一個稱職的後勤,twitter 真是大將進更衣室或是試穿鞋子等調貨時的好朋友),當時已經有個衝動想寫個一篇的,後來再看到阿潑這一篇,嗯,更不得了了。誰叫當年第一次參加聚會時我竟被稱為文藝青年,這個誤會經過這麼多年終於有機會好好澄清了。

閱讀更多文青不屑衝殺週年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