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民週記 06: 十幾年後,我回來上課了

印象中,在會社的十幾年間,我真的「走上街頭」,也只有反核跟太陽花。
就像最近在社群上的「老人」自嘲:「十年前太陽花,十年後又要再上街頭」
嗯,這次我也回來上課了。

不過自己畢竟被社會摧殘了十幾年,知道哪些事情可以做,但是不是能馬上造成期待中的改變 (例如讓國會擴權法案不通過?),真的不要期待太高。更悲觀的想,我們這些在外頭喊的口號,他們裡頭聽得到嗎?會有「感覺」嗎?

不過 5/21 回來的路上,我樂觀地想,即使聲音他們聽不見,但是5/21晚上數萬人聚集的影像,應該比所有的口號都大聲吧!
等到 5/24 晚上,看著比5/21 多出更多的人群,加上全台其他地方的串連活動,這個想法更加明確。
這些現場的影像,一定有 something 傳達到那群在立法院內的人,一定有 something 讓黨團,讓幕僚,讓文膽們開始討論該如何應對。

而不樂觀又不悲觀的想法,是「這只是種子」,還沒那麼快開花結果。必須用論述去影響身邊的人 (不是指責!不是嘲笑!),讓想法發芽,未來才有機會開花結果。這件事,就不一定要在青島東路上做了。在家裡,在朋友間,在社群裡,在blog裡,應該都是有機會了。

所以這週,我上的是公民運動課。

 

以下文長 (6000多字),流水帳,想看再看。

閱讀全文

517 事件討論:兩件交通建設法案,政黨協商已有共識「留待新任部長上任後」?

今天這篇文章要討論的,是517事件中另一個爭議的法案,兩件交通建設法案的立法:「環島高速鐵路建設特別條例草案」以及「花東快速公路建設特別條例草案」。
有一說法是:「基本上兩件交通建設的討論在政黨協商已經有共識留待新任部長上任後前來報告與討論,不過在檢視個別法案時並不會跟相關的協商記錄做連結,導致直接從院會議程進入仍會誤以為近期的院會有要討論這個交通建設,也確實有人在用這個資訊落差操作院會即將表決這個交通建設法案來拉高衝突。」
如果這說法為真,代表這個法案其實事先已經橋好要留待新任部長上任再討論,並沒有要在院會討論/表決。但因為有心人的操作,而造成了社會的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