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離戰線的美好時光

「就算只從前線退下來 50 碼僅僅一、兩個小時,對軍人的心理狀態而言,就有很大的差別」

— The Breaking Point, Band of Brothers

東西終於在最後一刻,送上飛機,準備登上擂台,跟世界上其他好手的作品一同比拚。而在確定東西上了飛機之後,我們,這個跨部門案子的小組成員,除了祈禱一切順利,已經什麼也不能做了。

於是,有人請了一個禮拜的長假 …….. 準備去面試新的工作。
有人開始清理尚未完成,但是卻已沒有人理會(至少現在沒有)的殘局。
有人開始挖出之前一堆未完成的報告,開始敲敲打打起來。
有人開始相招吃飯喝茶,回復正常的社交生活。
就連跟著東西一起飛過去的人,也決定要在東西安全送達後,多給自己放個一兩天假再回來。

龍太郎 (by PipperL)
《另外一種放鬆的方式就是吃喝和 shopping,例如百貨公司的週年慶和上上小館子》

閱讀更多退離戰線的美好時光

燒人

手上的案子,到了最後決勝負的關頭。
經過兩三個月的磨合,這個跨部門的團隊早已從一開始的你我,變成現在的我們。上頭的你來我往是一回事,下面的這些小兵會議上針鋒相對,會議後勾肩搭背。

原型,第一次出現在大家的面前,發亮著,閃耀著,輕輕地,大家圍著,沒人敢碰,怕碰了就壞了。

一次又一次的失敗,都快把人的耐心磨光了。有一不見得有二,得要證明這是可以重現的,做得出一次,就得做出第二次。

不過,隨著事先規劃好的區塊一塊塊地被實作出來,整個專案,似乎也愈來愈有個樣子了。

然而,時間。時間總是不等人的。

閱讀更多燒人

由上而下的組織異動

不管是不是屬於成長中的組織,定期或是不定期的組織異動,都是常常看到的。
適當的異動,可以割除組織中較不具競爭力的部份,轉投入具有潛力的部份;可以視大環境引入新的概念和作為,讓組織跟上時代的腳步;可以促使組織內的人才流動,給與人才成長和歷練的機會。

Hugh flag (by PipperL)

聽起來蠻好的,不是嗎?

那可不一定。

閱讀更多由上而下的組織異動

初次交手

傳聞中,在我們team 進場之前,這個跨部門的專案進度會議裡,某個部門的頭兒是不會出現的。在其他人的口中,他是個要求很多、要求很趕、作風兇狠的人 — 不管是對自己家的,還是對別人家的都一樣。

在會社的這些日子以來,我已經體認到,這種人,在組織裡有其存在的價值。在他下面工作的人,必須有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心裡準備,跟他打交道的人,則要小心別一不注意變成餵養他的食物,要知道,有些動物餓了可是連同類都不客氣地吞食入腹的。

這次的專案進度會議,進行到一半,某個部門的人、同時也是該部門在此專案的project manager突然丟了幾個問題出來,還直掃向我而來。奇怪,這東西我也不是掛 owner,報告的人也不是我,怎麼會掃到我這兒來呢? 才回答沒幾句,一個陌生的聲音突然插進來,轉頭一看,原來是那傳說中的魔王頭兒竟然出席了,我坐在前面所以沒發現。

閱讀更多初次交手

從言論自由反思戰地日記

花了點時間看了 Portnoy  的《獨立特派員與部落客宣言》,把裡頭的錄影通通看完了。正好最近開始思考戰地日記裡所寫出來的一些東西,該不該寫? 寫出來恰不恰當? 這是我想要讓人看到的東西嗎? 這是讀者想要看到的東西嗎? 這是有用的東西嗎? 趁著這個機會,小小整理一下。

Exhibition (by PipperL)

閱讀更多從言論自由反思戰地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