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來的賞櫻熱潮?

本來想趁二二八假期去看看櫻花的,沒想到天冷加下雨,櫻花被打得亂七八糟。這下雨四天根本沒辦法出去「踏踏青」,要是到了櫻花林恐怕也是滿腳泥,索性窩在各大賣場裡,一方面溫度適宜,一方面還可以給餓肚子的冰箱添點食糧。不過有這個想法的人顯然不只有我,賣場的停車場大爆滿,要停個車還得等上20分鐘,都快比得上週年慶的百貨公司停車場了。

說到櫻花,是我的錯覺嗎? 今年台灣好像特別瘋櫻花。還記得以前的時候,說到櫻花,比較有印象的就是日本的賞櫻季,有的朋友會在初春時節,斗斗訂好機票,抓緊時間,來個假日日本賞櫻之旅。而我對於賞櫻這件事,也只僅於櫻花樹下,一堆人就著桌巾(請原諒我貧乏的想像力),喝著清酒,欣賞著漫天落下的櫻花雨。

而在台灣,也不是沒有看到櫻花。只是看到的時候,自己就當作是看到一株美麗的樹,會想親近,會想合照,但是完全沒有自己正在賞櫻的覺悟,也沒有特別去某個地方賞櫻的衝動。

IMG_4394
在阿里山上看到的櫻花。

閱讀更多哪來的賞櫻熱潮?

大年初二回娘家

今年的大年初二,依慣例,我又得搭表姐的光,來滿足一下我對於大桌年菜的想念。同樣的,每年煮、每年拍已經變成一個儀式了。

由於出發的時間晚了點 (也才早上十點啊),當我們到達的時候,大家已經要開桌了。

我一邊拿起相機一邊碎碎念….「這是每年一定要拍的啊」,一邊拿副碗筷坐了下來。

也因為太過匆促,拍得很趕 (另一桌已經開動了),所以有幾張手震了。

接下來,響應 「一張圖勝過千言萬語」運動 (其實是因為過年期間「初一飽、初二飽、初三睡到飽」),就讓真相自己說話好了。

大年初二回娘家

閱讀更多大年初二回娘家

跨年的意義

昨夜是2007年的最後一天,下班回家的時候,我一邊縮著頭對抗寒流,一邊想著八年前2000年千禧跨年的盛況。跨年晚會活動的興起,好像就是從那一年開始的。從那一年開始,跨年好像就是要high,就是要瘋狂,就是要狂歡,就是要一大群人聚在一起,跟著遠方大舞台上小到看不到的偶像歌手一起搖晃著腦袋,擺動著身軀,然後在午夜來臨前,一群人大聲倒數著:「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Happy New Year!!」

接著天空出現燦爛的煙火,為舊的一年送別,迎向新的一年。

之後,人們用著手中的手機傳送著簡訊,或是直接撥給朋友道聲新年快樂。但卻發現有太多的人跟你做著同樣的動作,而導致手機的網路大塞車,根本撥不出去。再之後,人們開始推擠著朝向捷運或是停車場處移動,花一到兩個小時在馬路上隨著人群飄浮著,離開這倒數計時的會場,然後有的人繼續找地方待到天亮,有的人則是回家好好睡一覺,在新的一年的中午時分起床。

一年前的漢堡

閱讀更多跨年的意義

新年新氣象:上吐和下瀉

好神奇的內臟肌,果然不是可以任意控制的,肌肉擠壓的效力可以讓這這一大包的東西從胃裡往上傾洩而出,人體真是奧妙….我的胃、食道、喉頭、嘴的「手眼協調」還真是好啊。(奇怪,怎麼吐到不行的時候會想到這個)

過個感冒年

過年,最慘的就是重感冒了。

除夕時,所有的症狀開始一口氣湧上來,本來以為是空氣品質不好所造成的過敏,沒想到除了鼻水直流之外,喉嚨開始痛了起來,扁桃腺好像也發炎了。

到這兒都還是傳統感冒的範圍。

應該是扁桃腺發炎所引起的,我開始發燒,而且是頭痛欲裂的那種發燒。於是,當大伙兒在準備年菜,忙上忙下,搬東搬西的時候,我只能躲在厚厚的被窩裡,一邊進行著喝水-上廁所的循環,一邊在每個循環中加入不同的退燒藥,有藥粉、藥丸、煎的藥湯、泡開水的藥包……

燒好像沒有我預期地退的那麼快,到了除夕夜時,我的胃因為發燒過久的關係,宣告罷工。

天啊!

過年耶!!

今天是除夕夜耶!!!

過年不能吃東西,怎麼叫過年!!!!

閱讀更多過個感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