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許少蘋評評理

中天記者許少蘋在她的blog上發表了一篇《評評理》,裡頭有樂青傳給媒體記者的抗議通知,還預告了「現場將有激烈抗爭行動」。然後她又引述了當天各大媒體報導的標題和首段內容,跟她報導內容作為比較,要證明她也有提到「下水道危機」(呃…雖然只有她說是下水道危機,其他家都說是地下水危機),不是只有聚焦在衝突場面。最後更說:

這劇本是你們自己安排的
哪一家媒體不是把蛋洗捷運局當標題?
報導出來,又批媒體模糊重點
是誰讓自己模糊重點

既然標題是評評理,那麼我就試著幫她評評理。

樂青預告了會有激烈抗爭行動,後來也的確出現雞蛋攻擊捷運局的行動,讓媒體得以聚焦在衝突的場面上,而模糊了議題的焦點。但是也有人認為,如果不預告/不出現衝突,樂生的議題/抗爭根本不會被媒體所報導。這種類似兩難的情況,在大豆剝落殼的《誰丟的雞蛋?》有提到,在黑米上的討論也有不同立場各執看法。我認為的確樂青的這個行動的確可受公評,社會運動跟媒體之間如何合作,或是誰作球給誰揮棒,也是值得探討的議題。我相信董福興豬小草還有許多其他人應該都比我更能分析這其中的巧妙之處 (這絕對不是在點名 XD)

如果這個是許小姐要的評評理,我想已經有人開始在評這個理了。

可是,當苦勞網孫窮理寫著公開信、在立報胡慕情嚷著文化流氓、在 torrent布蘭登豬小草阿潑、(喔還有)等人寫著文章評論著許小姐的當天的作為時,他們真正在意的,不是「為什麼你要討厭樂生」、也不是「你為什麼不替樂生說話」。他們在意的,是「許小姐身為一個記者,如何去呈現一則新聞,而且是她所討厭的樂生的新聞」,是身為一名新聞記者,手握公器時,什麼可以做,什麼又不能做。

這好像跟許小姐在意的不太一樣。

從她的blog 文章中,我可以清楚地知道:

許小姐討厭樂生。
許小姐知道樂青故意營造衝突。
許小姐被蛋波及很倒霉,不能美美的。
許小姐圍住女學生問著「師長知不知道你們要砸雞蛋?」時,被打擾了很不高興。

但是身為一名記者,她可以客觀報導不介入;也可以貼近受訪者,站在他們的立場為他們發聲;甚至當她不認同他們,要站在跟他們對立的立場報導也是可以。

身為一名記者,她可以站著遠遠的用鏡頭和旁白呈現現場的情況,也可以跟受訪者(不管是警察還是抗爭者)稱兄道弟聊得好不愉快(然後不小心被流蛋波及),也可以看不過去跟受訪者(還是一樣,不管是警察還是抗爭者)吵起來。

我認同一個說法:「當你在現場,你就是介入了。」

但是介入之後,當報導要呈現出來的時候,千萬別忘了,自己還是一個記者,別忘了身為記者的專業。這裡的專業,指的不是拿著麥克風堵住受訪者的嘴巴,指的不是扛著攝影機圍住人家。這裡的專業,指的是即便介入了,在報導的時候,在挑選、過濾、形塑你手上的材料時,不要忘了你要對觀眾負責,你要為的是公眾服務。

所以問的問題應該要專業,報導切入的角度應該要專業,呈現的資訊也要專業。

討厭樂生沒關係,但是訴求的內容還是要報,否則整則新聞就會落得除了一開始主播台上說的「下水道」和學生的呼口號之外,後面全都是衝突的場面,沒有議題。

好吧,要著眼於衝突沒關係,但是採訪時可以問一些比「丟雞蛋有師長知道嗎?」更有深度的問題,而且…既然老師在現場,為什麼不是問老師「你知道學生要丟雞蛋嗎?」,或是問老師「您對樂青用丟雞蛋這種方式抗爭有什麼看法?」,而是去問學生? 如果是要問學生,我會想問的是「你們覺得這樣子丟雞蛋,能達到你們的訴求嗎? 電視機前的觀眾會不會因此而討厭樂生?」

再退而求其次,看不爽挺樂生的立報胡慕情、或是小小的苦勞網沒關係,但是用「一名自稱是『記者』的女子闖捷運局,拍玻璃叫囂」作為報導的一部份,就算一開始不知道對方是不是記者,但後來已經知道對方是記者了(連字幕都打出來立報了),卻還是在報導裡用「自稱是記者」來作為報導的標題。一邊說一開始不知道對方是記者,等到對方表明身份後又說:

真的不曉得是哪裡來的阿殺不滷記者
只有這種角色才會怕別人不知道他是記者
一定要胸前掛個記者證
逢人便嗆自己是記者
拿記者頭銜嗆名號真的很下流

想一想,下次就算開著SNG車,扛著攝影機,拿著麥克風,友台(喔! 該說是敵台)記者也用「一名自稱是中天記者的女子與苦勞網記者發生衝突,並對苦勞網記者叫囂」,然後將攝影機/數位相機對著許小姐,然後作為一則報導……..

總之,受到長官和業績的壓力,要報衝突才有人看,沒關係。但是不要只說出「事實上就是衝突」,卻忽略了「事實上不只有衝突」;在鏡頭外面討厭樂青、討厭樂生、討厭樂生派記者,沒關係,但是回到鏡頭前,應該要更專業,記住學過的新聞倫理(呃….老師應該有教吧?)。鏡頭和麥克風不是記者個人的武器,是公眾的武器,只是公眾把這武器跟記者證一起交給了妳………

許小姐要大家幫她評斷樂青從事抗爭手法的對錯,我卻評起了她從事新聞工作上的受爭議之處,不曉得這樣子是把問題搞得更複雜,還是把問題給獨立開來了呢?

後記:1. 至於記者的傲慢,我這就不提了,這應該是常識才是。 2. 我要自我揭露,我的老師沒教過我新聞倫理…..

Update @2007/06/01: 許少蘋的部落格關閉了…….

Update @2007/06/04: 許少蘋的部落格又開放了…….

“幫許少蘋評評理” 有 12 則留言.

  1. 其實我很介意的是,中天跟東森都說「蛋洗」,所以我就很認真的等那個「蛋如雨下」的畫面啊,可是根本都沒有什麼蛋,這怎麼洗啊。。。

    回覆
  2. 哈哈,這篇應該丟給許大記者看,
    沒學過新聞倫理的人都比他懂新聞倫理,他可能沒學過,但他應該要學過。
    而且連阿撒不魯稱不上媒體的部落客都比他知道如何「處理」新聞。

    PipperL:你知道我不是在說你不懂吧,我是在反諷:P

    回覆
  3. 昆蟲:
    丟雞蛋對某些人來說應該蠻激烈的,像我就是 ^^; 不過記者們應該有衝鋒陷陣的專業和心理建設才是。

    豬小草:
    東森有拍到地上蛋殼和蛋黃,蛋「洗」是誇大了點(沒有洗),不過觀眾已經習慣了這類較為辛辣的用詞…(啊我也習慣了)

    阿潑:
    我必須樂觀的認為這只是許小姐一時的疏忽,她平常在處理新聞還是很專業的、很有新聞倫理的。只是在這次事件中因為她討厭樂生,而跨越了紅線….(怕有人誤會,我要強調這裡的紅線不是樂生派的紅線,是新聞記者的紅線….)

    新聞記者真的不好當,連我這種阿撒不魯的傢伙都在識讀/批評新聞。我在幻想如果有一天新聞識讀普及教育各階層,國小畢業就會識讀,到時應該沒有人的「我的志願」是寫「我要當記者」吧 XD

    回覆
  4. 新聞倫理是教不得的,這關乎個人修養問題,是對自我的尊重
    但若真沒辦法的話,某些人還是得條列出來才知道啥是身為人的基本尊重

    回覆
  5. PipperL兄,

    可否提供許小姐”平常處理新聞還是很專業的、很有新聞倫理的”相關事證?
    畢竟很久沒看中天這麼優質的媒體了…

    對了,她的老師應該沒敎,她不是新聞專業出身的。

    回覆
  6. 唔,我沒電視,所以這一兩天才看到一些媒體放上網路的片段。也因為沒看到蛋洗,我今天白爛的問被抓的某人(就是非常盡責,明明被鎖喉還要一直喊口號的好青年),阿你們到底準備幾顆蛋阿,到底有沒洗到阿?

    不知道我這麼實事求是,可不可以投履歷去中天,可是怎麼辦,我老師也沒教新聞倫理耶>.

    回覆
  7. 我有讀過新聞倫理喔(驕傲)!

    大學時曾到中國時報實習,在第一線我看到了記者的「特權」以及面對新聞事件的「倨傲」。

    但我所說的特權及倨傲卻不是負面的。因為當年我是跟著一群專業而認真的資深報社司法記者,我看到的,是他們為了追求真相,在不違法或造成當事人困擾的情況下,一種不畏權勢而識大體的小賴皮,以及一種豐富知識及經驗累積出來的超強洞察力,讓他們即使不衝進人群也可以寫出鞭辟入裡好報導的自信。

    但相反的,當後進將這些解讀為記者可以無視法紀人權,記者的話無論有沒有做好功課就是代表真理,因而一個一個變成大頭症時,我不知道新聞倫理對他們來講有什麼意義。

    我非常厭惡許小姐的嘴臉,但我想說的只有「請不要強調妳沒有讀過新聞倫理,因為妳的所作所為跟新聞倫理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很不高興,因為她已經侮辱到我所崇敬的這個行業的前輩們!

    ps.中天可不可以進去?照許小姐和我之前看到那位體育記者的表現,會講話就夠格進去了!

    回覆
  8. 記者這行業 在現今這社會氛圍中
    已是被瞧不起的行業
    這應是記者本身的不夠專業所致
    建議各大報社 電視台
    多派些記者去伊拉客採訪戰地新聞
    體會一下槍林彈雨
    回來後 採訪群眾運動 將如一塊蛋糕
    至少懂得戴鋼盔

    回覆
  9. 自從有了youtube後….
    已經不需要去戰地採訪了
    新聞台只要跟CNN或是BCC買新聞畫面…
    如果還不夠…
    去youtube偷個畫面…叫一個記者亂寫一篇
    就可以寫出一篇戰地報導了
    反正看到甚麼飛機都是F-16
    看到甚麼槍都是衝鋒槍
    看到甚麼車都是吉普車
    也不需要甚麼專業….
    人事成本很高的…台灣新聞業競爭很大的….
    幹麼花這麼多錢作這些事情哩~~~

    新聞怎麼報~亂報ㄇㄝ~

    回覆

PipperL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